精英小说 > 无限护花 > 第144章 偷袭

第144章 偷袭

    鸠摩智气得指着段凌,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段凌的这种做法,在鸠摩智看来根本是“自毁长城”,根本就是“自掘坟墓”!

    其实不仅仅是鸠摩智呆了,就算是众僧也是呆了,尽管有着枯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解释,但毁了,这么一来,和吐蕃来的这个大轮明王算是结下了苦侯仇,再也不可能善罢了

    鸠摩智双手颤抖着,情绪波动极其巨大,他素以智计自负,今日却接连两次败在一个“无名小卒”,段凌的手下,既已毁去,则此行徒然结下个强仇,却是毫无收获他站起身来,合什说道:“各位大师何必刚性乃尔?宁折不曲,颇见高致贵寺宝经因小僧而毁,心下大是过意不去,好在此经非一人之力所能练得,毁与不毁,原无多大分别这就告辞,不过就是听信一俗人外人的话语,实在是大大的不合佛法呀……”

    鸠摩智的话让本因等人眉头一皱,这位吐蕃国师,挑拨离间的也太明显了吧!

    所谓的“俗人”,“外人”,说的不就是段凌吗?

    鸠摩智微一转身,不待段凌枯荣本因对答,也不待众人多想,突然间暴起,伸手扣住了段正明右手腕脉,说道:“敝国国主久仰保定帝风范,渴欲一见,便请联合会下屈驾,赴吐蕃国一叙”

    这一下变出不意,人人都是大吃一惊这番僧忽施突袭,以保定帝武功之强,竟也着了道儿,被他扣住了手腕上‘列缺’与‘偏历’两穴保定帝急运内力冲撞穴道,于霎息间连冲了七次,始终无法挣脱本因等都觉鸠摩智这一手太过卑鄙,大失绝顶高手的身份,但空自愤怒,却无相救之策,因空段正明自己要穴被制,随时随刻都可能被鸠摩智取了他的性命

    枯荣大师哈哈一笑,说道:“他从前是大理的保定帝,但现下已避位为僧,法名本尘本尘,吐蕃国国主既要见你,你去去也好”段正明无可奈何,只得应道:“是!”他知道枯荣大师的用意,鸠摩智当自己是一国之主,擒住了自己是奇货可居,但若信得自己已避位为僧,不过是擒拿了一个天龙寺的和尚,那就无足轻重,说不定便会放手

    想到这里,段正明不禁暗自后悔,从进入之前,段凌就对自己说过,比斗千万不要冲在前面,一定不要被别人当人质掳,当时他还在以为段凌在看玩笑,不想如今是什么事情都应验了!

    无论是段凌说的外敌危机,还是自己当了和尚,以及是自己被别人掳去,所有事情,一一应验!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都怪段凌那小子方才毁灭剑谱的时候让自己身心震撼巨大,导致在比拼的时候留下一堆破绽,让鸠摩智这厮抓了一个正着

    这也是鸠摩智才智聪慧——

    自鸠摩智踏进牟尼堂后,段正明始终不发一言,未露任何异状,可是要使得动这六脉神剑,虽不过是六剑中的一剑,也须是第一流的武学高手,内力修为异愁湛之士

    武林之中那几位是第一流好手,各人相互均知鸠摩智此番来大理挑战自然是有备而来的,于大理段氏及天龙寺僧俗名家的形貌年纪,都打听得清清楚楚,各人的脾性习气武功造诣,也已琢磨了十之**他知天龙寺中除枯荣大师外,沿有四位高手,现下忽然多了一个‘本尘’出来,这人的名字从未听过,而内力之强,丝毫不逊于其余‘本’字辈四僧,但看他雍容威严,神色间全是富贵尊荣之气,便猜到他是保定帝了

    待听枯荣大师说他已‘避位为僧’,鸠摩智心中一动:‘久闻大理段氏历代帝皇,往往避位为僧,保定帝到天龙寺出家,原也不足为奇但皇帝避位为僧,全国必有盛大仪典,饭僧礼佛,修塔造庙,定当轰动一时,决不致如此默默无闻我吐蕃国得知记息后,也当遣使来大理贺新君登位此事其中有诈’便道:“保定帝出家也好,没出家也好,都请到吐蕃一游,朝见敝国国君”说着拉了保定帝,便即跨步出门

    这么异象,鸠摩智心中因为段凌造成的不快一扫而空,这一趟没有白来!

    虽然没有得到完整版的剑谱,不过却把大理的一国之尊给带到了自家领地,这保定帝不仅仅是以为帝王,而且还掌握着部分,说不定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可以倒着推衍,把完整的给推衍出来!越想越兴奋,不禁有些飘飘然!正欲往门外潇洒的走去,大喊“我辈岂是蓬蒿人”,突然——

    本因喝道:“且慢!”身形幌处,和本观一齐拦在门口

    鸠摩智咧嘴一笑,得意的道:“小僧并无加害保定帝皇爷之意,但若众位相逼,可顾不得了”右手虚拟,对准了保定帝的后心他这‘火焰刀’的掌力无坚不摧,保定帝既脉门被服扣,已是听由宰割,全无相抗之力天龙众僧若合力进攻,一来投鼠忌器,二来也无取胜把握但本因等卦犹豫,保定帝是大理国一国之主,如何能让敌人挟持而去?

    鸠摩智声音很是奸诈,道:“素闻天龙寺诸高僧的大名,不料便这一件小事,也是婆婆妈妈,效那儿女之态请让路吧!”

    本因本观等人的神色却均焦虑愤怒,而又无可奈何待见鸠摩智抓着保定帝的手腕,一步步走向门口

    而段正明正在沉浸在没有听从自己侄子的话的悔恨思想之中,他现在思绪乱糟糟的,还在想着,若是段凌来了,自己一定要吩咐下去,说“段凌,你别理我,急速请你爹爹登基,接承大宝我是闲云野鹤一老僧,更何足道……”之类的话

    等等,段凌呢?!段正明很软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段凌似乎是消失了!就在这么一瞬之间

    鸠摩智放要退去,心生警觉,异变突生!

    “啪!”鸠摩智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迅速的人!

    那还是人吗?

    斜刺着,一道白影闪过,

    本来以为那人是要来袭击自己的,没想到是在一旁拉住了段正明!

    “好家伙!轻功如此了得!天龙寺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由于段凌速度太快,一瞬之间竟然没有被鸠摩智瞧清楚

    若是鸠摩智知道自己赞扬的这个人正是那个被自己极其痛恨的段凌的话,不知道又会做何感想

    话说段正明也是感觉眼前一花,继而发现自己的手腕被拉住了!段凌大拇指少商穴与段正明手腕上穴道相触,这么一使力,段正明全身一震,登时便感到内力外泄,不过外泄之后,身体竟然有其余的内力来补充!

    没错,段正明感受到的补充的内力正是鸠摩智的内力!

    鸠摩智觉察到自身真力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般急泻而出,登时脸色大变,心道:“大理段氏怎样地学会了‘化功大.法’?”当即凝气运力,欲和这阴毒邪功相抗

    在运功的时候,鸠摩智静心凝神想看清来人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儿是喷出一口老血来

    怎么是——段凌!

    这小子武功怎么会这么高!

    原本见段凌位列,鸠摩智仅仅是认为这小子不过是靠着父辈的关系才到了如此佛门重地!没想到出手竟然……

    段正明蓦地里觉到双手各有一股猛烈的力道向外拉扯,当即使想用出‘借力打力’心法,将这两股力道的来势方向对在一起双力相拒之际,他处身其间,双手便毫不受力,一挥手便已脱却鸠摩智的束缚,被段凌带着飘身后退,暗叫:“惭愧!今日多亏段凌相救罢了,这怪侄子的话,以后看来自己要多听了……”

    鸠摩智见到段正明飞身而出,和段凌落在众僧身后,知道大势已去!不过继而心惊:“中土武林中,一位只不过二十来岁所纪的大高手,……这人年纪轻轻,如此修为?大理段氏小一辈中的人物了……”想到这里,看着段凌的眼光当即有了变化!

    本来以为段凌是不学无术说话“顶撞自己”,没想到竟然是步步有据,一步一步把自己推到了坑里!

    当下压住心头的震惊:“小僧一直以为大理段氏艺专祖学,不暇旁鹜,殊不知后辈英贤,却去结交星宿老人,研习‘化功大.法’的奇门武学,奇怪艾奇怪!”

    众僧还奇怪,不过段凌冷笑一声:“久仰大轮明王睿智圆通,识见非凡,却也口出这等谬论不过大师你却是像星宿老怪擅于暗算偷袭,卑鄙无耻,呵呵,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鸠摩智一怔,脸上涨红,‘暗算偷袭,卑鄙无耻’这八个字,说的就是刚才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