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 > 绿皮怪的史诗 > 218 威严
      踢踏!踢踏!!
  沉重肃穆的骑兵推进,将那穆尔要塞通往南方的道路都给清空,正是快近黄昏商队赶着入城的时候,但是大批的商队都主动给这一支雄壮肃穆的骑兵军队给放行。
  在骑兵军队来时的方向,三族联合军队的统领敦比亚带着几名亲信,心事重重地盯着这支往常跟他们和平相处的地精骑兵入城,猜测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带队的骑兵统领,是出身原来阿吉纳加部族康芒斯家族的高阶骑士迦勒.康芒斯,康芒斯家族算是曾经阿吉纳加部族少有选择走骑士一道的家族,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族中能培养出一名骑士职业出来,那么在部族的实权统领中,就必然有他们家族的一席之位。
  而现实也是如此,原来的阿吉纳加部族的家族,在绿野部族吞并消化了部族的财富、掌握了实权后,许多家族就此中落,在族中地位日渐消沉,泯然于其他新兴的家族之中。
  也只有专心只走骑士一道的康芒斯家族,在这绿野熊地精主宰的部族中,仍旧保住了他们原有的地位,甚至更有长进。
  毕竟,曾经的阿吉纳加部族首领比莱尔虽然算得上领导有方,可是比起绿野部族的艾伦来说,才干和远见都还是差了许多。
  在艾伦的带领下,绿野部族的统治版图地域宽广,远超阿吉纳加部族时的情景。更广阔的统治版图,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大规模的军队来保卫,而富有远见的艾伦当时虽然只是曾在人马草原远远见过人类骑士统帅的军团,与荒野健儿们对峙厮杀,但也因此早早就对骑士职业有了关注,至少愿意尝试新的军队建制和战斗方式。
  所以,康芒斯家族中拥有骑士天赋,并走上这一条道路的骑士职业者,基本都能在合适的岗位上,拥有一席之地。
  其中地位最高,也是掌控实权最大的,就是当今康芒斯家族的天才人物,年仅35岁的高阶巅峰骑士迦勒,统领了绿野部族仅有的几支重装骑兵千人大队之一。
  平日里,这几支骑兵军队都会轮流在绿野平原和那穆尔要塞外军营之间值守驻防,偶尔还会实兵操演巡逻清剿绿那商道周围的环境,维持商道周围的安全。
  当伯特带着艾伦的信符,闯入骑兵大队军营,向迦勒通报艾伦的命令后,迦勒先是将艾伦信符收到手里与自己兵符查验过后,随即便让人吹响了集结的号角。
  不超过半个魔法时的时间,整个骑兵大队的骑兵们便已经全副武装、完成了集结的动作,然后在迦勒的带领下挥动手中的码表,缓缓朝着那穆尔要塞的方向挺进。
  城池南门的守卫统领拉巴力虽然没有得到城主和艾伦族长的命令,但是当迦勒出示了手中完整的兵符,传达了艾伦的口令后,便直接给迦勒他们放行了。
  哪怕此时这两位统领都不知道,城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城中的往来商人,还有原本的居民,也隐约感受到了肃杀的气息,街道上的行人都变得稀少,而在外摆摊、开店的商家也有不少人干脆关闭了门店,暂时停止了买卖。
  ……
  “族长!!”
  就在骑兵大队缓缓驶入要塞时,内城中终于得到了消息的奥利弗、韦斯莱、海耶等城中高层,纷纷赶了过来,还来不及将急促的呼吸喘匀,便走到艾伦身边垂首听令。
  看着被无数地精战士围成团的南城治安局,城主奥利弗眼神沉凝,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惹来族长如此怒火,但是早前曾有耳闻治安局行事散漫、放纵等行为的奥利弗,对此并不是很意外。
  说实话,奥利弗并不是很喜欢联合治安局在那穆尔要塞的管理工作,毕竟不管是税赋征收还是治安管理,原本这些权力可都是在城主的手中的。如果多出来这联合治安局、联合税赋局,主管头目都是从庭议席委派,奥利弗根本插不进手,如何不让他对这些部门心有不满呢。
  此时看到治安局惹恼了艾伦族长,要说奥利弗心中没有幸灾乐祸的想法,那肯定是自欺欺人,只是他此时感受到艾伦族长那阴冷肃穆的表情,自然也不会把它展现出来。
  “你们可真是干的好啊!!”
  “我把部族交给你们看管,可是你们自己瞧瞧,在你们手底下干活儿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艾伦冷冷地撇了一眼奥利弗,就在奥利弗他们接到消息,并赶来的时间里,艾伦已经顺着阿德勒这一条线,挖出了十几名涉足贪腐、充当保护伞等等罪责的头目。
  除去来自乌鸦之爪和斯诺弥两族的人外,其余半数都是绿野部族出身的地精,这让艾伦更是怒火中烧,差点忍不住出手,将此时跪在治安局外宽阔石板地上的那几名地精头目一掌给拍成肉泥。
  “族长,我能问一下,具体发生了什么吗?”
  奥利弗鼓起勇气,向艾伦询问起事由来。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啊,只见去问问这些混帐东西吧!!”
  艾伦冷冷扫了一眼地面上那十几名跪着的治安局头目,淡然回答道。
  “……是。”
  奥利弗仰望艾伦的目光收了回来,犹豫了一下,随后便走了过去,真的就开始盘问起阿德勒等人来。
  就在奥利弗审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时,被艾伦派去要塞孤儿院执行抓捕任务的一队地精战士,身上沾染了一片血雾,拖着几名血肉模糊的雌雄地精,奔了回来。
  “族长,按照你的指示,孤儿院院长阿维娃被我们抓捕归案。”
  “抓捕过程中,阿维娃和她在孤儿院中豢养的打手负隅顽抗,共计有十一名打手被我们击杀,院中的孩童无人被误伤。”
  艾伦在露出本来面目后,无数绿野一族的地精战士们,就从南城各地缓缓汇聚。
  艾伦虽然对这些围拢过来,加入到围困治安局的战士,绝大多数都不认识,可是他随意从中挑选出来一批地精战士,让他们去执行自己指派的任务,不但没有地精违抗命令,而且基本上每一名地精战士都是受宠若惊。
  这便是身为一个部族的精神支柱和信念的首领,对他族人的影响力与掌控力,也是这些年来艾伦从不在意把权力下放给历代城主、镇长的底气所在。
  只需要他艾伦登高一呼,整个绿野部族的儿郎便会欣然赴死,这般强大的领袖风范,正是绿野部族能成就当今北境最强一族的依凭。
  就像此刻身上还负着伤,脸上却洋溢着不辱使命之情的这队地精战士们,将阿维娃与她的心腹摔在地上,昂首挺胸向艾伦复命,只为能获得艾伦一个赞誉的眼神,便心满意足了。
  “干的不错!!”
  果然,当艾伦欣慰地对这一队战士表达嘉勉后,一群地精那股骄傲、自傲的情愫,毫不掩饰地从他们的动作和表情展现出来。
  嘉勉完这群地精战士,艾伦低头把目光投向五体投地瑟瑟发抖,装死一般不敢抬头的中年矮地精雌性阿维娃身上,同时他的身体也缓缓从高处落下,来到了阿维娃的旁边。
  “抬起头来,看着我!!”
  艾伦脚尖在死死匍匐在地面上的阿维娃身体上一翘,阿维娃的整张脸直接暴露在了艾伦眼前。
  老泪纵横、心若死灰的矮地精阿维娃,在地精的审美中算得上秀美,虽然已是中年但是仍有几分姿色,但是此时面对艾伦时她那一张因为恐惧而扭曲得变了形的脸,哪里还有往昔的容颜,一眼就让艾伦觉得厌恶。
  “跟我说说吧,你是如何做到把族里未成年的孤儿,当做商品来售卖,还不被族中管理层发现的。”
  “不要狡辩,不要抱有妄想,你如果老实告诉我,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可如果你不老实的话,我会让你的家族成年地精跟你一起陪葬。”
  “族里的管理层,如果没有人帮你打掩护,你不可能做到这些的。”
  不知不觉,神性人格开始主导艾伦的审问,因为艾伦害怕自己本体的情绪,会让他忍不住一掌拍死这个该死一万次的恶毒雌性。不带任何情绪波动的审问,仿佛直接穿透了阿维娃内心阴暗的目光,让阿维娃这个雌性当场崩溃,嚎啕大哭起来,嘴里不断喊着:“族长饶命!族长饶命!!”
  “我该死!!我该死……”
  阿维娃凄惨的场景,没有一名地精同情,虽然大家此时基本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可是源自于对族长的敬仰与信赖,大家都相信族长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而族中这些身居高位的主管、头目们肯定也有他们的取死之道。
  哪怕眼前这雌性地精撒泼打滚,并不配合自己,神性人格的艾伦还是面无表情,只是蹲下身子大手一把捏住阿维娃的脖子,提着她把她的脑袋跟自己平齐,然后就这么冷冷地看着这矮地精雌性,在自己手中挣扎。
  阿维娃无法再发出声音,因为她的脖子咽喉都被艾伦虎掌捏得死死,同时随着被掐的时间越长,阿维娃的大脑也开始因为缺氧而变得昏沉,源自于本能的求生欲望,让她开始胡乱的攀咬艾,撕扯、踢打,可是却无济于事。
  就当阿维娃以为,自己就要死去的时候,砰咚一声她的身体又被艾伦直接摔打在了地上。
  “呼~~嘶~~~呼~~~嘶~~~”
  阿维娃贪婪地吞吐着新鲜的空气,心脏从新恢复了跳动的她还来不及有什么动作,又是一股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同样的濒死经历,再一次在阿维娃的身体里过了一遍。
  如此重复四、五遍,艾伦都一言不发,似乎只是单纯折磨人而已,而被动经历死亡体验的阿维娃,却终于再坚持不下去,向艾伦发出绝望、祈求的眼神。
  “现在,可以说说了吧。”
  “是那些人,在帮你打掩护?”
  艾伦冰冷的语气,此时听到阿维娃的耳中,仿佛天籁一般,她再顾不得所谓的道义,也不敢幻想能有生存下来的可能,如今心里所想便是能多拉一个地精拉陪伴自己,也是不错的。
  总不能自己就要魂归冥河了,其他跟自己犯了同样错误、甚至比自己还坏的那几个家伙,还能享受人生的美好吧!!!
  “主要是民政部门的几位主管,其中有梅森主管、戴夫主管……”
  每说出一个名字来,离得不远、正盘问着阿德勒他们的奥利弗眼睫便是一跳,这些个主管至少都是城里的中级头目。以奥利弗对部族权力制度,还有要塞中高层头目关系的了解,如果他们真的涉及到腐败行为,那么牵连肯定会很广,高层里怕是也有人要倒霉了。
  而作为那穆尔要塞最高的城主,虽然奥利弗本人并没有什么违规的行为,可是御下不严、监督不力等罪责,同样也会让奥利弗的位置变得岌岌可危。
  踢踏!踢踏!踢踏!!
  地面传来密集的震动,就跟一场小型地震了一般,随着南边街道上人流缓缓分开,一支黑色的钢铁洪流奔向了艾伦他们所在的方位。
  “吁!!!”
  希律律~~~~
  几可说时整齐划一的停顿,一排整齐的队列,延伸到了街道的浸透,为首的骑兵统领迦勒干脆利落从马上跳下来,铿锵的铠甲撞击声,呼应着他矫健的步伐。
  “重骑兵大队统领迦勒,率领全体骑兵向族长报道,请族长指示!!”
  迦勒终于有了一种慷慨激昂的感觉,这些年里他从中层头目做起,到现在成为一支千人骑兵大队统领,真正意气风发、被万众目光仰望的时候很少。
  而今天的此时此刻,当着崇拜的族长面前,迦勒终于有了光芒四射的时刻,如何不让他感到骄傲呢。
  “很好。”
  “从现在起,那穆尔要塞的所有防务、治安,全部由你的骑兵大队接管。包括城卫军在内,部族所有部门主管、头目,全部放下手中工作,接受部族的盘查监督!!”
  “奥利弗,你现在可明白,我要做什么吗??”
  艾伦冰冷的声音,在南城上空回荡,场中不少地精的面容变色,但更多底层的地精族人却只是带着好奇的神色,难得地看了一场好戏,并近距离地跟伟大的族长见了一面。
  “是我无能!!”
  奥利弗艰难地抬头,愧疚地向艾伦请罪。
  “既然是你管辖出了问题,那么我就给你一个弥补的机会。”
  “你自己挑选人手,放下其他的工作,亲自把那穆尔要塞中的问题,都给我清查一遍吧!!”
  “是!!”